下载孝感新闻网到桌面

加入收藏夹

设为首页

关注孝感热点

热爱美丽孝感

“零一本”里失落的县中:花钱也买不回高分考生了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13 10:22

原标题:零一本里失落的县中2017年高考开考后,广西凤山县高级中学校长罗凤章跟县长在一起。学生们在考场上埋头答题时,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跟去年一样,他

原题目:零一本里失落的县中

2017年高考开考后,广西凤山县高等中学校长罗凤章跟县长在一起。学生们在考场上埋头答题时,他仰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跟去年一样,他看到太阳出现了相同的日晕。他对县长说,又出来了0,看来又没戏了。

去年,凤山县创造了零一本的历史——没有一名考生达到重点大学投档线。

县长立即让他住嘴,指着天上的日晕让他仔细看看:今年有两个圈,代表要出两个!

县长的预测即将成真:作为凤山县唯一的高中,凤山县高级中学今年1133名考生中,达到一本线的只有两名,不到0.2%。广西有不少这样的县,整个县的一本上线人数为个位数。

统一个太阳底下,当大城市名牌中学对近百分之百的一本率习以为常时,怎样解脱0,是属于凤山县21.5万人的现实。

暑假期间,凤山高中高一高二空无一人,食堂散养的鸡跑到了课桌上。

深山之中的凤山是国家级贫苦县。从地级市河池动身,经过蜿蜒的蛇形山路和未经修整的土路,绕过不断涌现的塌方,要历经6小时才干来到这座没有红绿灯、没有公交车和出租车、唯一公共交通工具是三轮车的狭小县城。

占地100多亩、拥有两栋教学楼和两栋综合楼的高中已是城中最宏大、显眼的修建。可一名行将升入高三的女生说:刚刚考进凤高时,感到丢人。

这些年里,凤山像是面对一台看不见的抽水机,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不断从这里被抽出去。

县教育局副局长罗岳坦言,在凤山,最富饶家庭的孩子或者成绩最好的孩子,会被送到南宁、柳州,次一点的去河池,差点的也要送到周边教育质量相对较好的区县。划分往往从小学和初中开端。

留在凤山高中的3000多名学生不具备选择的条件。他们的父母大多在外打工。学生、家长和老师都心知肚明,其中仅有约十分之一能达到本科线,这将是大部分人的天花板。在广西,这一天花板分数线近年来只有300多分。

21世纪教导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过去撤点并校、发展超级中学的思路下,县城乃至更基层的普通学校被疏忽,衰败属于必定,凤山县的困境是其中最极端的表示,相似情况在全国并不鲜见。

即使花钱也买不回高分考生了

凤山县教育局供给的资料显示,从县城到村镇,凤山各类学校最要害的任务还是修建校舍和基础设施,所需经费约4.4亿元,目前缺口4亿元。

凤山高中按照2400名学生就读设计的校舍,目前包容着3000多名学生。一些班级不得不在试验室、图书室甚至校外上课。运气好的学生能住上16人一间的学生公寓,另一部分只能住在教学楼内改建的通铺。扩建校区遥遥无期,很多师生知道,很多年前拨下来的建设用地,现在还种庄稼呢。

校内40多台多媒体教具年久失修,十几位教师合用一台电脑。凤山闭塞的环境以及两三千元的月薪很难对教师形成吸引力。校长罗凤章苦笑着说,想招聘三位老师,成果面试者只有一位;5年前招聘的十几位年轻老师,如今全体跑光了。

每年都有十几位教师分开。在生物组,教师近年来以每年两人的速度流失。罗凤章向记者证实,目前年长的教师以专科、函授本科学历为主,年青教师根本毕业于三本院校。地理、生物等科目就连专科生都难得。

凤山高中的班主任韦述领老师向记者展示他记录的各项学诞辰常表现记录

女生牙乔莉以仅仅高出一本线14分的高考成绩,成为今年的凤山县文科状元。她此前跟着外出打工的母亲在江西上学。回到凤山时,她觉得课基本没法听,完全靠自习:英语老师在课上讲初中的定冠词知识;年长的数学老师努力想把课教好,却讲不清楚习题。

一些学生说,对比课本就不难发现,一些任课老师讲述的内容并不准确。

因为财政拮据,教师代课、假期补课以及看守自习均无法得到收入,基本工资外鲜少补助,这使得凤山高中教师的收入和其余市县有显著差距。罗凤章承认,几乎每一个教师都有意见,因此有老师缺课或应付了事。

牙乔莉记得曾有老师旷课,理由是去饮酒。有的老师下课铃一响立马走人,即使当堂的知识点并未讲完,下节课也不会再提。还有的老师在晚自习安排了测试卷,直到高考,卷子也没有讲评,连标准答案都没下发。

生源也在被抽走。近几年,按照中考成绩,凤山每年有大约70名A+和200名A等级的考生,这些一本的苗子全部流向外地。即使是大约300名第三档的B+考生,凤山高中也只能留住其中的一百多名。

一些任教时间较长的老师感慨,过去没有这么狼狈。

2003~2004年,凤山县一度有18位考生到达一本线。牙乔莉的班主任韦述领记得,10年前能招录到A类考生,有毕业生能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这样的名校。可如今,无论是学生仍是老师,大家都喜欢往外跑。

韦述领忍不住感叹,几年前,被逼无奈的凤山高中还能用5000元奖金买到一两位中考A+的考生。可这两年,即便花钱、托人情,也没有高分考生肯留下,买都买不到了。

凤山高中70%的学生家长都在外务工,很多班级3年都开不起一场家长会。据说孩子在学校犯了事,他们会在电话里急得说不出话,还有一些父母在电话里明说,在外面赚钱供他读书就很不容易了或孩子就交给老师您了。

高三学生韦佳宏寓居的镇上,他的同龄人差不多有半数放弃读高中,其中大部分前往广东打工,他们逢年过节带回的有趣见闻在年轻人中很受欢送。有时一所初中初一招收240多个学生,中考只剩100个。

一些学生对记者表现,自己并不喜欢读书,只是年纪太小,出去打工太累,还是上学比较轻松。

弃学外出打工的学生大多家境较差;留在本地就读的家境中等;相比之下,镇上企业主和老师们的孩子处在顶端,他们大部分在小学和初中就被送到外地。韦佳宏的几个发小属于这种情形。8岁以后,韦佳宏简直没见过他们,只知道他们现在的成绩要比本人高一两百分。

当县中丧失了培养重点大学学生的能力,恰恰剥夺了农村学生享受教育公平的权利

如果以高考为标准,现在的凤山显然飞不出金凤凰。

但罗凤章校长说:培养清华北大等重点大学的学生不是我们的任务,我们就是要教他们好好做人。

作为全县唯一的普通高中,凤山高中每年要完成上千个高中招生指标。周边市县高中的录取线维持在500分上下时,凤山高中已低至300分,这意味着不少学生的中考单科成绩只有二三非常。

一位班主任认为,他的学生能做到按时作息,已是理想状况。他欣慰地说,学生刚入学时会不动声色地当着老师的面吸烟,如今看到老师会急忙把烟掐掉,向老师问好。

暑假期间,凤山高中高一高二年级空无一人。

如果没有我们,近千名学生得不到教育,就这么流进社会,这位班主任认为,凤山高中的定位不是拔尖,而是兜底,能让那些中考300分的考生在3年里不辍学、不违法,胜利地将他们护送进大学校园,已经成功了。育人比起教书,是更加急切的任务。

韦述领曾有学生在初中就染上毒瘾,高中时被发现,老师没有让他退学,反复劝告、陪护。这名学生最终戒毒,考上大学。

另一位学生回想,一度因贫困想要退学,可老师反复做思维工作。这名学生后来考上大学,成为故乡的一名小学教师。他说自己这些年一直早晨6点30分起床、周末也不睡懒觉的原因,要追溯到高中时,老师不论刮风下雨,天天6点20分来学校喊我们起床。

韦述领担负班主任6年,累积出十几个档案册。档案的主要内容是每位学生的考勤记录,学生迟到的情况被准确到秒,违纪原因五花八门。他说明称,期末时,拿着这些记录去和学生及其家长沟通,更轻易讲清道理。

罗凤章曾在巡视校园一周内,逮住200多个违规的学生。这些学生轻则上课睡觉、玩手机,重则打架斗殴。他把他们集合起来上思想品格课,播放德育录像,这项制度保存至今。

在这所学校,班级入口钉着木柜,学生上课时需要依照学号把手机塞到一个个小格子里。教室门口贴着学生的座次表,便利巡查教师透过窗户记载违纪学生的名字。班主任们会在午夜甚至更晚的时间,站在学生宿舍门口翻开手电,提示屋内还在打手机游戏的学生关机睡觉。

那位自认成功的班主任也承认,每天把绝大多数时间消费在维持纪律上,已没有更多心思去研究教学。

另一位老师毕业于凤山高中,回校任教后他感到母校变了,学习氛围却比以前差了太多。

他以为,如今学校里的快班,实在连从前的一般班都比不上了。

2016年高考呈现零一本后,韦述领明白地记得,亲人回来埋怨,不敢说自己有亲戚在高中教书,会被笑话。在省市教育会议上,他也感到其他市县的老师谈起凤山难掩讥嘲,认为这里的学校误人子弟。

凤山每年几十名中考A+生源,几乎全部来自县城,96个村里能考到这一成绩的学生至多一两个。这意味着,无论依靠成绩还是家境,能在高中前走出大山的孩子基原来自城镇。对于占绝大多数的农村孩子而言,最好的归宿就是考入凤山高中。

始终有舆论宣传一枝独秀的‘超级中学’‘优质中学’有利于农村孩子跃迁,事实偏偏相反。熊丙奇说,在拥有超级中学的城市,农村学生的本科一批上线率几乎全部下跌。

把培育高分学生默认为超级中学的任务,无疑是推卸责任。熊丙奇认为,像凤山一样,当县中损失了培养重点大学学生的才能,恰好剥夺了农村学生享受教育公平的权力。

他认为,对于农村庄弟平衡、公正的教育体系,应该是每个县都有至少一所优质的高中,一部分优质的师资生源留驻,形成良好的学习气氛和良性循环,而不是所有优质资源都向城市和个别超级中学集中。绝大多数乡村孩子无法进入门槛较高的超级中学,这些资源再优质也与他们无关——终极,留给他们的只有愈发干枯的县中。

凤山高中已经是这座山中小城里规模较大的建造

拯救的钥匙其真实政府手里

为了培养出高分考生,凤山高中近年尝试过各种尽力。去年出台的奖励方法是,从紧缺的学校经费里挤出资金,奖励高分考生。高二高三学生月考达到一本线,每次奖励200元;假如分数超过600分,依照分数给予等额金钱奖励。

另一项措施,是与南宁三中签订对口帮扶协议,后者是本科一批上线率在85%以上的中学。

2017年夏天,罗凤章拿出大半时间前往邻近区县考核。其中有的中学同样地处贫穷地域,教学成绩一度与凤山高中相仿,如今却能在每年招录约100名中考A+考生的情况下,使近300名学生本科一批上线,效率甚至高于整个河池市综合实力最强的河池高中。

为了留住生源,这个县几年前曾划定,公务员和教师子女,无论中考成绩如何必需在本县就读,否则年终考评不及格。各乡镇也需要落实中考高分考生在本县就读的名额,但凡将孩子送到外地读书的,一律视为经济前提过硬,不得享受任何穷困补贴。与此同时,县政府拨出专项资金嘉奖师生。

如今,不再应用强迫手段,当地也能留住大多数本地高分考生,教育质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凤山高中也在5年前采用违规手腕设立初中班,从初一直接造就学生,并与学生签署协议,要求无论中考成绩如何,高中须留在凤山就读。

2018年,第一批初中班约百名学生将加入高考,依据目前的模仿成绩,罗凤章估量大概有20人能达到一本线。

当大城市和超级高中无法无天地吸收高分考生,一些地方政府为了维护本地教育资源,只能以违规抗衡违规,有些无可奈何。熊丙奇回忆自己在另一省份调研的阅历,有的县教育堪忧,校长垂头丧气地对他说,有希望上一本的好学生,甚至培养到高三了,都会被超级中学抢走,老师们都认为没劲。

另一个县的官员则告知他,该县高考成绩不错的窍门竟在于初中教育刻意放水,压低中考分数,从而使得超级中学无法在本县招生,将优质生源留在县内。

熊丙奇这些年始终呐喊,不要对超级中学过火迷信。他甚至认为,对照录取生源的质量,超级中学的高考上线率并不耀眼,离开优质生源,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相反,不被看好的县中只要优质的师资和生源回归,教学质量也会得到晋升,并在此基本上构建良好的求学环境,反哺更多无力进入超级中学的普通学生。

在他眼中,像凤山高中一样濒临凋敝的县城中学,拯救的钥匙其着实政府手里。办法无非两条:一要严格执行教育法规,限制异地招生,将本地生源留在本地;另一方面,加大投入,全力提升辖区内教育质量。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在凤山这种贫困县,重筑教育体系并不简略。想要转变高中的窘境,必须从底层抓起,首先完善乡村的幼托机构和小学、初中的教育现状。

他担忧的是,处所主政者追求一时的政绩,试图采取一些短平快的方式拉高录取率,却对构建一个良性循环的教育体系不感兴趣。

距离2017年高考还有半年时,不放心的罗凤章跑到河池求情,将牙乔莉在内,全校成绩最好的10名学生送到河池高中读了最后一学期。

这项办法被罗凤章重复强调为没有造血功能的无奈之举,被一些教师视为蹂躏尊严。可就在几天前,县里做出决议,希望将这一手段进一步弘扬光大:今年将成绩最好的50名高三学生送到南宁三中培养。

作为仅有的两名考过一本线的毕业生,牙乔莉在高考后迎来了属于她的表扬大会和3000元奖金。许多人并不清晰,她随打工的母亲,一直在江西读高中。除去前往河池的一学期,她在凤山高中实际只就读了一个月。但整个夏天,她都是凤山的骄傲和抚慰。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程盟超

刘涛
热门推荐
首页头条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孝感之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12-2030